首页 >走近我们>独家文献

王美辰1,朱赫男1,武薇1,任中夏1,宫会婷1,李婷2,孟丽苹2,张玉梅1

1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北京 100191; 2 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新中心,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110

 

摘要:

目的 了解中国3~17岁儿童青少年加餐情况,营养素摄入状况,为儿童青少年的加餐提供科学指导。

方法 选用“中国居民健康与营养调查”2011年3~17岁儿童青少年为本次研究对象,按照加餐情况分组描述各年龄层调查对象营养素摄入情况,并与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进行比较。

结果 本研究共纳入有效研究对象2012人,68.84%的调查对象有加餐;加餐供能比中位数为9.00%,按照加餐供能比将加餐分为“少量加餐”和“加餐”两组。加餐的食物中消费率最高的是水果类,在加餐中消费率为79.28%;乳类在加餐者中消费率为29.17%;加餐组各营养素的摄入量均高于未加餐组,在各年龄层下,营养素摄入量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本研究中,加餐组中各营养素满足平均需要量的水平比重均高于未加餐组,其中加餐供能比较高组营养素摄入不足发生率最低;本研究中加餐组维生素A、铁、锌的摄入高于可耐受最高摄入量的比重较高。

结论 我国儿童青少年加餐会提高营养素摄入量,降低营养素摄入不足的比重,同时加餐也存在营养素摄入过量的风险,应倡导儿童青少年的科学合理加餐行为。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situation of snacking intake and nutrients supplementation in Chinese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aged 3-17years,in order to provide scientific guidance for snacking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Methods Data were extracted from the China Health and Nutrition Study(CHNS)in 2011.The amount of nutrients dietary intake in different snacking groups was described,and was compared with Chinese dietary reference intakes.

Results A total of 2 012valid subjects were included in the study,of whom 68.84% had snacking,and the medium of energy supply ratio was9% .The participants were divided into snacking 1(S1)group and snacking 2(S2)group according to the energy supply ra- tio. The energy supply ratio in S2group was higher,while it was contrast in S1group.The highest percentage of snacking was fruits(79.28%),and 29.17% of the snacking were dairy in snacking group.The amount of nutrients supplementation was higher in S2group than that in group without snacking,and the difference was significant in different age groups(P< 0.05).In this study,the proportion of nutrients meting estimated average requirement in S2 group was higher than no snacking group. Also,the proportion of vitamin A,Fe and Zn intake more than tolerable upper intake levels in snaking group was much higher.

ConclusionsSnacking behavior would increase the amount of nutrients intake,and decrease the proportion of insufficient of nutrients intake to a large extent.As a result,scientific and reasonable snacking behavior is suggested to be advocated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膳食营养状况对儿童生长发育,儿童肥胖等有重要影响;在我国,儿童青少年营养不足与营养过剩仍旧是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1]。正餐之间食物的摄入称为加餐,加餐食物的种类及营养素含量对儿童 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有重要影响。在我国多次健康营养调查中显示,低体重儿童加餐能够增重,超重肥胖的儿童加餐能够降低体重指数(body mas s index,BMI)[2],但是国外有研究表明加餐可能会降低青少年的膳食质量[3]。加餐对营养素、营养状况影响的在不同的研究中结果并不统一。本研究利用2011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调查数据,研究了解3~17岁儿童青少年加餐情况以及加餐人群营养素摄入状况,为儿童青少年的加餐研究提供科学依据。

 

1、对象和方法

 

1.1 对象 利用“中国居民健康与营养调查”(CHNS)的数据资料。该项目为长期纵向追踪随访研究,始于1989年,在黑龙江、河南、辽宁、湖南、湖北、山东、广西、贵州、江苏9个省区开展现场调查,并在2011年增加北京、上海、重庆3个城市。本次研究选取2011年调查中3~17岁儿童青少年作为研究对象。

 

1.2 方法

 

1.2.1 膳食调查 此调查采用连续3d、24h膳食回顾法记录个人食物消费数据并用称重法记录家庭调味品消费重量,利用2004年和2009年中国食物成分表中营养素的数据计算平均每天营养素的摄入状况。

 

1.2.2 营养素摄入判断标准 各营养素摄入量与2013版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dietary reference intakes,DRIs)中各营养素的平均需要量(estimated average requirement,EAR)和可耐受最高摄入量(tolerable upper intake level,UL)进行比较,计算营养素摄入不足及过量的比例;脂肪,碳水化合物分别计算低于/高于宏量营养素可接受范围(acceptable macronutrient distribution ranges,AMDR的比例。

 

1.2.3 加餐的定义及分组 按照膳食调查中进餐时间段(上午小吃、下午小吃、晚上小吃)是否摄入食物分为未加餐组(no snacking,NS)和加餐组;加餐组按照加餐供能比中位数分为两组,低于供能比中位数为少量加餐组(snacking 1,S1);高于供能比中位数为加餐组(snacking 2,S2)。加餐供能比=加餐提供的能量/摄入总能量

 

1.3 统计学方法 采用 Excel2010 和 SPSS 22.0 软件进行数据清理和分析,结果均按年龄分层描述。其中营养素的描述选用了均值(mean);对不同组间营养素的比较选用单因素方差分析,组间率的比较采用χ2检验。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一般情况 本研究共纳入有效研究对象2012人,其中男性1044人,占总研究人群的51.9%;汉族1750人,占总调查对象的87%。68.84%的调查对象有加餐,其中3岁~年龄层加餐比重最高。加餐者中,加餐供能比中位数为9.00%,第25百分位(P25)与第75百分位(P75)分别为4.68%,16.54%。见表1。

 

表1 样本基本情况(例,%)

Tab.1 Characteristics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n,% )

 

2.2 各类食物在加餐中消费率 按照中国食物成分表中食物分类,将食物分为21类,分别计算加餐中各类食物在消费者中所占的比例。本研究列出消费率较高的6类食物种类。水果在加餐者中消费率为79.28%;加餐者乳类的消费率为29.17%,S2组乳类的消费率高于S1组(P<0.05)。加餐中速食食品,饮料类,小吃饼干的消费率分别为30.8%,22.9%和14.1%。坚果类等在加餐中消费率较低。见表2。

 

表2 不同加餐分组下消费率较高的6类食品及其消费率(例,%)

Tab.2 Percentage of food consumers of snacks in deferent snacking group(n,% )

注 :*P<0.05,P<0.001。

 

2.3 每日营养素摄入量 本研究中研究的膳食营养素包括蛋白质、碳水化合物、脂肪三种宏量营养素,以及维生素 A、维生素C和矿物质钙、铁、锌。

 

随着年龄增长,各营养素摄入量均有上升趋势。加餐组各营养素,如宏量营养素的摄入量均高于未加餐组,S2组营养素摄入量也较S1组高;且在各年龄层中,加餐分组下的各营养素摄入量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0.05)。特别是矿物质Ca在S2组摄入量接近未加餐组的两倍。不同年龄层下营养素摄入状况见表3。

 

表3 不同加餐分组下营养素摄入量

Tab.3 Daily nutrients intake in deferent snacking groups

注 :* P < 0.05 ,P < 0.0 01

 

2.4 每日膳食摄入量与推荐摄入量比较 本研究中,加餐组营养素满足EAR的水平比重高于未加餐组,其中S2组营养素摄入不足发生率最低。碳水化合物占能量百分比(E%)低于AMDR的比例在各组之间无统计学差异,脂肪占能量百分比(E%)低于中国居民 AMDR 比例仅在7岁~年龄层中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 =11.324,P =0.003)。 见表4。

 

调查对象营养素超过 UL的比重总体较低,但在一些年龄层中有营养素,例如维生素 A、铁、锌在加餐组中有摄入过高的风险。见表5。

 

表4 不同加餐分组下营养素摄入低于 EAR 水平(%)

Tab.4 Daily nutrients intake compared to EAR in deferent snacking groups(%)

注 :* P < 0.05 ,P < 0.001

 

表5 不同加餐分组下营养素摄入高于UL水平(%)

Tab.5 Comparison of daily nutrients intake higher than UL in deferent snacking groups(% )

注 :* P < 0.05 , P < 0.001

 

3 讨论

 

3.1 我国儿童青少年加餐情况目前,关于加餐 组还没有统一的定义,本研究中将正餐之外的其他所有食物(水除外)摄入均视为加餐,利用加餐供能比进行不同加餐状况的分组,分析讨论不同加餐人群营养素摄入量的差异,并与中国DRIs进行比较。研究显示1991-2009年中国居民饮食模式从一日两餐或三餐向一日三餐加零食(即本研究中的加餐)模式转变[4]。本研究中,加餐在我国儿童青少年人群中普遍存在,有68.84%的调查对象有加餐。

 

加餐对膳食质量有重要的影响,基于美国低收入 、多种族9~15岁学龄儿童的研究[3]发现,加餐在低年龄儿童中能提高膳食质量,但在青少年人群中却降低膳食质量,这与研究样本人群的加餐摄入食物种类有关。Smith等[5]基于母亲子女二者共同研究,结果表明水果和蔬菜是对儿童青少年有益的加餐,建议加餐应摄入适量的蔬菜和水果;基于美国健康调查(NHANES)[6]的研究发现用坚果替代其他加餐食物,将会提高膳食质量,并增加有益脂肪酸的摄入量。在我国,水果在加餐人群中消费率最高,其次为速食食品、乳类以及饮料等;坚果类作为加餐的食用频率仍处于较低水平。

 

3.2 加餐对营养状况的影响儿童青少年加餐能够增加能量和营养素的摄入[3],在本研究中 ,加餐组摄入的宏量营养素(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维生素(维生素A、维生素B1、维生素B2、尼克酸、维生素C)和矿物质(钙、磷、镁、铁、锌、硒、铜)均高于未加餐组,这与既往的其他研究[3,7]结果一致。近年来,我国儿童青少年超重和肥胖率明显升高,且男童增长速度较女童快[8],但是在本研究人群的纵向研究中并未得到加餐增加肥胖的风险,反而加餐对儿童青少年BMIZ评分有有益的影响[2],但不健康的加餐行为是肥胖的危险因素。

 

3.3 影响加餐的因素以及对我国儿童青少年加餐行为的建议本研究中加餐儿童的加餐种类多以奶类、水果为主,这可能是多种营养素在加餐组儿童中 营养状况较好的原因,本调查人群在加餐零食选择上还是比较理性和健康的。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我国居民膳食模式也逐渐向西方膳食模式转变,倡导儿童青少年合理健康加餐尤为重要。父母以及同龄人对儿童加餐有重要影响[9],对父母的干预/宣教可能是倡导儿童青少年合理加餐的有效方法;在美国,改善学校的就餐环境[10],学校仅出售满足营养要求的食物,更能有效杜绝学龄儿童不健康的加餐。建议儿童加餐摄入营养素密度较高的食物,蔬菜水果等较为理想;科学制定饮食计划,合理安排正餐与加餐,有助于提高我国儿童青少年的膳食营养状况。

 

综上,本调查中对我国3~17岁儿童青少年加餐情况,营养素摄入状况进行了研究,结果提示我国儿童青少年加餐会提高营养素摄入量,降低营养素摄入不足的比重,同时加餐也存在营养素摄入过量的风险,应倡导儿童青少年的科学合理加餐行为。

 

参考文献:

[1]Piernas C,Wang D,Du S,et al.The double burden of under- and overnutrition and nutrient adequacy among Chinese pre- school and school-aged children in 2009-2011[J].Eur J Clin Nutr,2015,69(12):1323-1329.

[2]TailieLS,Wan D,Pokin B M. Snacking is longitudinally associated with declines in body mass index z scores for overweight children but increases for underweight children[J]. J Nutr,2016,146(6):1268-1275.

[3 ]Evans E W ,Jacques PF ,Dallal G E ,et al.The role of eating frequency on total energy intake and diet quality in a low-in- come,racially diverse sample of schoolchildren[J].Public Health Nutr,2015,18(3):474-481.

[4]Wang Z,Zhai F,Zhang B,et al.Trends in Chinese Snacking Behaviors and Paterns and the Social-Demographic Role between 1991and 2009[J].Asia Pac J Clin Nutr,2012,21(2): 253-262..

[5]Smith TM ,Pinard CA,BykerSC,et al. Fruits and vegetables as a healthier snack through out the day among families with older children : findings from a survey of parent-child dyads [J].Eat Behav,2015,17(1):136-139.

[6]Rehm CD,Drewnowski A.Replacing American snacks with tree nuts increases consumption of key nutrients among US children and adults:results of an NHANES modeling study [J].Nutr J,2017,16(1):17-31.

[7]Jennings A ,Cas sidy A ,van Sluijs E M ,et al. Associations between eating frequency,adiposity,diet,and activity in 9-10 year old healthy-weight and centrally obese children[J]. Obesity,2012,20(7):1462-1468.

[8]赵静.1991年2011年中国218岁儿童青少年超重和肥胖患病率及流行趋势研究[D]. 石家庄:河北医科大学,2015

[9]Ansem WJCV ,Schrijvers CT M ,Rodenburg G ,et al. Children′s snack consumption:role of parents,peers and child snack-purchasing behaviour. Results from the INPACT study[J]. Eur J Public Health,2015,25(6):1006-1011

[10] Guthrie JF,Newman C,Ralston K,et al.Understanding school food service characteristics associated with higher competitive food revenues can help focus efforts to improve school food environments[J].Child Obes,2012,8(4): 298-304.

推荐文章
乳品与儿童营养共识观点解读(六)| 科学认识儿童乳蛋白过敏与乳糖不耐受

2021年12月24日
科学认识儿童乳蛋白过敏与乳糖不耐受,在生命全周期培养饮奶习惯,适量饮奶,倡导终身不断乳。

生命早期菌群介导的儿童肥胖与过敏

2020年12月31日
肠道菌群是介导出生因素对儿童超重和过敏发生的关键因素,婴儿期的肠道菌群及其代谢物可预测幼儿期的超重和过敏情况,关键的菌群介质包括肠杆菌/拟杆菌的比值、艰难梭菌、双歧杆菌属以及丙酸和甲酸盐等肠道菌群代谢产物。

专家视点 | 说说儿童饮食营养之二:如何获取优质蛋白

2023年2月20日
本期节目专访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中国营养学会常务理事汪之顼,说说如何获取优质蛋白。

警惕儿童游离糖的摄入

2021年4月30日
糖是人体主要的能量供应来源之一,也是人体不可或缺的营养物质之一,但游离糖的过量摄入或可对健康产生诸多危害。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成人和儿童糖摄入量指南》呼吁降低儿童游离糖的摄入[1],推荐游离糖摄入量应减至摄入总能量的10%以内,最好能将其降至低于总能量摄入的5%以下,约等于每天25克(6茶匙)的摄入会有更多健康益处。

乳品与儿童营养共识

2021年11月18日
儿童营养是生命全周期健康状况的基石。儿童处于生长发育的关键阶段,其对于营养素的相对需求量通常高于成人,需要多样化的均衡膳食满足生长发育的合理需要。

一图读懂 | 儿童钙的补充:优选食物来源的钙
洪莉老师访谈:中国儿童肥胖现状与干预对策(下)

2020年9月2日
儿童还没有独立,父母和家庭环境对儿童影响较大,儿童青少年减重强调“以家庭为基础的方案”,需要全家齐动员。首先家长对自身健康的重视程度,受教育程度、生活方式会直接影响儿童减重的效果。

乳品与儿童营养共识观点解读(二) | 儿童营养问题不容忽视

2021年11月15日
我国儿童营养状况虽明显改善,但超重肥胖和微量营养素缺乏问题突出。

儿童营养健康与乳糖不耐受

2021年10月31日
乳糖不耐受是最常见的食物不耐受形式之一,绝大多数婴儿都可以产生乳糖酶,消化母乳里含有的乳糖。但从断乳到儿童期,乳糖酶缺乏及乳糖不耐受的发生率逐渐攀升。

儿童篇 | 营养元素与儿童免疫力

2020年6月29日
综上所述,多种营养素蛋白质、微量元素、矿物质、益生菌对儿童的免疫力至关重要,缺乏会导致儿童抵抗力下降,感染风险增加,影响儿童健康,均衡营养是提高免疫力的基石。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