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近我们>独家文献

谭圣杰,王美辰,张 健,王 颜 ,孟丽苹 ,张玉梅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北京 100191;1 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新中心,呼和浩特 010110;2 内蒙古乳业技术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呼和浩特 010110)

 

【摘 要】

 

目的 研究了解中国9省3~17岁儿童青少年的4种n-3多不饱和脂肪酸[十八碳-9,12,15-三烯酸(ALA, 全顺)、二十碳 – 5 ,8,11,14,17 – 五 烯 酸(EPA ,全顺)、二十二碳 – 4,7,10,13,16,19 – 六烯酸(DHA,全顺)、二十二碳 – 7,10,13,16,19 – 五烯酸(DPA、全顺)]的摄入量及食物来源。

 

方法 选用“中国居民健康与营养调查”2011年3~17岁儿童青少年为本次研究对象,结合中国食物成分表,分析3d 24h膳食调查数据,获得4种 n-3多不饱和脂肪酸(ALA/EPA/DHA/DPA) 的摄入量及食物来源。 结果 全国 3~6岁、7~9岁、10~13岁、14~17岁儿童青少年的ALA平均摄入量分别为1.6g、1.9g、2.0g、2.3g,呈逐渐增加的趋势,不同组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2)。不同年龄组的EPA的平均摄入量分别为7.2、17.9、13.0、16.9 mg (组间差异,P<0.001);DHA的平均摄入量分别为5.9、17.6、12.1、18.4mg(组间差异,P<0.001); DPA的平均摄入量分别为 0.8、2.3、2.3、3.2 mg(组间差异,P<0.001)。ALA的主要食物来源是食用油(60.21%),其次为禽畜肉类(12.09%)和大豆及其制品(11.16%)。EPA/DHA/DPA 的主要食物来源都是水产品(分别为 78.44%,87.47%, 98.55%)。

 

结论 我国3~17岁儿童青少年中,一半以上的EPA/DHA/DPA摄入量过低,应增加膳食中的海藻类和深海鱼,保证各类n-3多不饱和脂肪酸的摄入量。[营养学报,2018,40(5):434-438]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dietary intake and food sources of 4 kinds of PUFAs (ALA/EPA/DHA/DPA) among Chinese toddlers and adolescents aged 3-17 years. Methods The subjects in present study were 3~17 years old toddlers and adolescents enrolled in the China Health and Nutrition Study (CHNS) 2011. Based on Chinese Food Composition database, the data of 3-day dietary recording were analyzed to calculate the intake of ALA/EPA/DHA/DPA and their food sources. Results The intake of ALA among 3-6 years old, 7-9, 10-13 years, 14-17 years old toddlers and adolescents were 1.6g, 1.9g, 2.0g and 2.3g, respective (P=0.002). The intake of EPA among them were 7.2mg, 17.9mg, 13.0mg and 16.9mg, respectively (P<0.001). The intake of DHA among them were 5.9mg, 17.6mg, 12.1mg and 18.4mg, respectively (P<0.001). The intake of DPA among them were 0.8 mg, 2.3 mg, 2.2 mg and 3.2 mg, respectively (P<0.001). The predominant food source of ALA was cooking oil (60.21%), followed by of livestock meats (12.09%) and soybean (including its products) (11.16%). The predominant food source of EPA/DHA/DPA was all aquatic products (78.44%,87.47% and 98.55%). Conclusion The intakes of EPA/DHA/DPA among more than half of Chinese toddlers and adolescents were too low. Marine algae and oily fish derived marine should be added to their dinner to ensure adequate n-3 PUFAs intake. [ACTA NUTRIMENTA SINICA, 2018,40 (5):434-438]

 

    多不饱和脂肪酸(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PUFAs)参与人体多个器官的代谢和功能, 包括细胞膜的组成、细胞间信号传导、炎症反应[1]、视觉及神经功能等。通过膳食摄入多种脂类,人体可以自身合成大部分的PUFAs。新生儿从28w龄并且体质量增长至900g时,就可以自身合成长链PUFAs[2]。其中,亚油酸(linoleic acid,LNA)和α-亚麻酸是人体用来合成其他n-3和n-6脂肪酸的前体,无法自身合成,必须通过食物来摄取。因此,亚油酸和α-亚麻酸也被称为必需脂肪酸[3]。少年的身体发育具有重要作用,例如n-3PUFAs与神经、行为发育及过敏的发生有关[4-5]。了解中国儿童青少年的膳食PUFAs的摄入量及食物来源对于指导膳食改善策略和制定适宜的膳食指南具有重要意义。但是至今关于国内儿童的n-3PUFAs摄入量现状的研究非常有限。本研究利用2011年中国居民健康与营养调查数据,研究了解3~17岁儿童青少年的四种n-3 PUFAs [十八碳-9,12,15-三烯酸(ALA,全顺)、二十碳 -5,8,11,14,17-五烯酸(EPA,全顺)、二十二碳 -4,7,10,13,16,19-六烯酸(DHA,全顺)、二十二碳-7,10,13,16,19-五烯酸(DPA、全顺)]的摄入量及食物来源。

 

1、材料与方法

 

1.1 资料来源

 

    利用“中国居民健康与营养调查”(CHNS)的数据资料。该项目为长期纵向追踪随访研究,始于 1989 年,在黑龙江、河南、辽宁、湖南、湖北、山东、广西、贵州、江苏9省区开展现场调查,并在2011年增加北京、上海、重庆三个城市。本研究选取2011年调查中 3~17 岁儿童青少年作为研究对象。

 

1.2 研究方法

 

(1)膳食调查:此调查采用连续 3d 24h 膳食回顾法记录个人食物消费数据并用称重法记录家庭调味品消费重量,利用2004年和2009年中国食物成分表中PUFAs数据计算平均每天PUFAs的摄入状况。

 

(2)食物来源:本研究将食物成分表中的食物条目分为17类,分别为粮谷类、速食食品、薯类、淀粉类、蔬菜、水果、大豆及其制品、坚果类、畜禽肉类、水产品、蛋类、奶类及制品、饮料、糖类、含盐调味品、食用油、其他调味品。其中对于本研究中的脂肪酸贡献率为0的食物组没有列出。

 

2、结果

 

2.1 调查对象的一般情况(表 1)

 

    本研究共纳入调查对象 2012 人,其中男性 1044 人,占总研究人群的 51.9%;汉族 1750 人, 占总调查对象的 87%;来自城市的为 724 人,占总调查对象的 35.98%。年龄组分为 3~,7~, 10~,14~四个组。

 

2.2 4 种 PUFAs 的摄入情况

 

    表 2 展示了全国 3~17 岁儿童青少年 4 种 PUFAs 的摄入量情况。全国 3~6 岁、7~9 岁、 10~13 岁、14~17 岁儿童青少年的 ALA 平均摄入量分别为 1.6、1.9、2.0、2.3g,呈逐渐增加的趋势,不同组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02)。不同年龄组 EPA 的平均摄入量分别 为 7.2、17.9、13.0、16.9 mg(组间差异,P<0.001);DHA 的平均摄入量分别为 5.9、17.6、 12.1、18.4 mg(组间差异,P< 0.001);DPA 的平均摄入量分别为 0.8、2.3、2.3、3.2 mg(组间差异,P< 0.001)。不同年龄组的儿童青少年 EPA、 DHA 和 DPA 摄入量的中位数及以下均为 0。高年龄组 75 分位数和各组的 90 分位数才出现数值。

 

 

    表 3 显示,不同性别儿童青少年的 ALA/EPA/ DHA/DPA 摄入量情况。只有 10~13 岁和 14~17岁这两组的 ALA 的摄入量男女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分别为 P=0.043 和 P=0.046。10~13 岁组男生的 ALA 平均摄入量为 2.2g,女生为 1.8g。 14~17 岁组男生的 ALA 摄入量为 2.6g,而女生为 2.1g。其他各年龄组和其他三种 PUFAs 在不同性别间摄入量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

 
 

 

 

    表 4 显示,不同地区(城市 vs 农村)儿童青少年的 ALA/EPA/DHA/DPA 摄入量情况。10~13 岁年龄组的城市与农村之间的 ALA 摄入量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02),城市的平均摄入量为 2.3g,而农村为 1.9g。不同年龄组的 EPA 平均摄入量均为城市高于农村,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不同年龄组的 DHA 平均摄入量在城市 农村之间差异也有统计学意义,但是表现为 3~6岁组与 10~13 岁组,城市高于农村;而 7~9 岁组与 14~17 岁组,农村高于城市。只有 7~9岁组的 DPA 平均摄入量在城市与农村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其他三组均表现为城市显著高于农村 (P< 0.05)。

 

 

2.3 4 种 PUFAs 的食物来源(表 5)

 

    我国 3~17 岁儿童青少年的 ALA 摄入来自12个食物组,其中平均贡献率最高的为食用油 (60.21%),平均摄入为 1630.85mg。其次为禽畜肉类和大豆及其制品,平均贡献率分别为 12.09% 和 11.16%。EPA 的摄入主要来自4个食物组,按照平均贡献率分别为水产品(78.44%)、禽畜肉类 (10.49%)、食用油(8.46%)和大豆及其制品 (2.61%)。DHA 的摄入主要来自2个食物组,其中主要来自水产品,平均贡献率为 87.47%。DPA 的摄入同样主要来自2个食物组,其中主要来自水产品,平均贡献率为 98.55%。

 

 

3 讨论

 

3.1 儿童青少年膳食 PUFAs 摄入量

 

    本研究结果表明,随着年龄的增加,ALA 与DPA 的摄入量逐渐增加。而 EPA/DHA 的摄入量随着年龄的增加,整体呈增加的趋势,但是在 10~13 岁这组的摄入水平却低于 7~9 岁组。DHA 和EPA主要存在于海藻类、海鱼鱼油中,陆地植物油一般不含 DHA 和 EPA,陆生动物组织中的含量也很低[6]。如果孩子所在家庭的膳食中缺少海鱼或孩子有挑食行为,这就会阻碍海鱼类食物的摄入,即 EPA 和 DHA 的重要来源。

 

    10~17 岁年龄组,男生 ALA 摄入水平显著高于女生。部分青春期女生为追求苗条身材而采取节食行为。冯翔等调查显示,约有 20%的青春期中后期女生存在节食行为,而且更喜欢选择蔬菜、水果、米面等低脂肪的食物[7]。节食行为限制了食物的摄入量,而低脂肪的膳食习惯严重限制了脂肪及各种脂肪酸的摄入量。城市的儿童青少年的脂肪酸摄入量普遍高于农村。

 

    目前,关于中国儿童青少年 PUFAs 摄入量的研究较少。狄玉峰等利用 2002 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调查的数据分析了 7~17 岁青少年的脂肪及脂肪酸摄入情况,报告了 LNA 的平均摄入量为11.5 g[8]。本研究中7~17 岁组的ALA平均摄入量分别为 1.9、2.0、2.3g,低于 2002 年的摄入水平。2006 年 Barbarich 等的一项研究调查了云南某农村地区 1~5 岁儿童的脂肪酸摄入量,其 中 ALA 的平均摄入量为 299 mg,DHA 的平均摄入量为 30mg[9],其 ALA 低于本研究的水平,DHA 高于本研究水平。在本研究中,DHA 的摄入量在低年龄组 75 分位数及以下,高年龄组 50 分位数及以下的都是0或接近于0。由此可见,我国大多数儿童青少年的 DHA 摄入水平都很低。只有 10%~ 25%的摄入水平相对较高,在计算平均值时易受到这部分人摄入水平的影响。截至目前,暂未检索到关于中国儿童青少年 EPA 和 DPA 摄入量的研 究。本研究没有考虑来自膳食补充剂的摄入情况,可能会低估实际摄入量。

 

3.2 儿童青少年膳食 PUFAs 的食物来源

 

    ALA 在植物性种子油中广泛存在[10],花生油、 大豆油等是我国居民经常食用的油类[8],因此, 食用油成为 ALA 的主要来源。本研究也表明,食用油(平均贡献率为60.21%)是我国儿童青少年摄入ALA的主要来源,其次为禽畜肉类和大豆及其制品。DHA 和 EPA 主要存在于深海鱼油中,其他食物中含量较少或没有。本研究中儿童和青少年摄入的 DHA、EPA 和 DPA 也主要来自于水产品。

 

    n-3PUFAs 除了具有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还有改善认知、促进中枢神经系统发育和改善精神健康等功能。儿童青少年时期摄入充足 n-3PUFAs可以促进认知功能、改善行为问题等[11]。传统的观点经常整体性看待 n-3PUFAs 的功能和摄入量,但有学者认为DHA、EPA 和 DPA 不但有各自的功效,而且相互之间可能存在协同作用[5]。例如:EPA在改善情绪紊乱上具有一定功效;而有关神经退行性病变的研究多与 DHA 的摄入有关。DHA 在胎儿神经系统发育,儿童的脑功能发育及神经系统的正常功能方面发挥重要的生理作用[4]。过去由于技术上很难纯化 DPA,因此难以测定。有新的研究表明,DPA 具有一定的抗肝损伤及改善心血管疾病风险的功效[12]。虽然ALA在体内可以转化为 DHA、EPA 和 DPA,但是转化效率很低,并不能替代膳食摄入[13]。因此,应重视并保证DHA、EPA 和 DPA 的摄入,增加深海鱼、海藻类的摄入量,或通过膳食营养补充剂增加其摄入量。

 

参考文献:

 

[1]鲍建民. 多不饱和脂肪酸的生理功能及安全性[J]. 中国食 物与营养, 2006,14:45-46.

[2]Salem NJ, Wegher B, Mena P, et al. Arachidonic and docosahexaenoic acids are biosynthesized from their 18-carbon precursors in human infants[J].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996,93:49-54.

[3]Burr GO, Burr MM. Nutrition classics from The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82:345-67,1929. A new defici- ency disease produced by the rigid exclusion of fat from the diet[J]. Nutr Rev, 1973,31:248-249.

[4]刘志国, 王丽梅, 王华林, 等. 多不饱和脂肪酸对大脑功能 影响研究进展[J]. 食品科学, 201536:284-290.

[5]Dyall SC. Long-chain omega-3 fatty acids and the brain: a review of the independent and shared effects of EPA, DPA and DHA[J]. Front Aging Neurosci, 2015,7:52.

[6]李殿鑫, 陈银基, 周光宏,等. n-3 多不饱和脂肪酸分类、来 源与疾病防治功能[J]. 中国食物与营养, 2006,12:52-54.

[7]冯翔, 郑琳, 陈秋莲, 等. 青春期女生食物选择倾向和节食 行为调查[J]. 中国健康教育, 2004,20:16-19.

[8]狄玉峰, 韩军花, 李艳平. 我国儿童脂肪酸摄入量及其食物 来源现状[J]. 中国学校卫生, 2011,32:530-531.

[9]Barbarich BN, Willows ND, Wang L, et al.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and anthropometric indices of children in rural China[J]. Eur J Clin Nutr, 2006,60:1100-1107.

[10]杨静, 常蕊. α -亚麻酸的研究进展[J]. 农业工程, 2011,1: 72-76.

[11]Agostoni C, Nobile M, Ciappolino V, et al. The role of omega-3 fatty acids in developmental psychopathology: a systematic review on early psychosis, autism,and ADHD[J]. Int J Mol Sci, 2017,18:2608.

[12]Guo XF, Sinclair AJ, Kaur G, et al. Differential effects of EPA,DPA and DHA on cardio-metabolic risk factors in high-fat diet fed mice[J]. Prostaglandins Leukot Essent Fatty Acids,2017:S0952-3278(17)30120-5.doi: 10.1016/ j.plefa.2017.09.011.

[13]Burdge GC, Jones AE, Wootton SA. Eicosapentaenoic and docosapentaenoic acids are the principal products of alpha-linolenic acid metabolism in young men[J]. Br J Nutr, 2002,88:355-363.

推荐文章
伊利联合中科院大连化物所:突破性研究揭开母乳糖肽糖基化位点之谜

2021年8月20日
2021年5月,伊利母婴营养研究院联合中国科学院大连物理化学研究所(简称:中科院大连化物所)共同进行的研究突破了母乳糖蛋白研究的技术难题,更深层次揭秘了母乳糖蛋白从未被发现的奥秘,相关文章发表于权威SCI期刊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Food Chemistry上(影响因子4.192)。

钙营养和儿童生长发育

2021年8月31日
儿童处于快速生长发育的阶段,为维持儿童正常的骨骼生长,需要较高的钙摄入。儿童期足量钙摄入可帮助达到最高峰值骨量,不仅能保障儿童骨骼发育,还可减少成年后骨质疏松和骨折的发生风险。

乳铁蛋白和儿童免疫力

2020年7月31日
乳铁蛋白是转铁蛋白家族中的一种铁结合糖蛋白,其分子质量约为80KD,是一种多功能蛋白质,存在于多种人体的自然分泌物中,包括乳汁、消化液、唾液、泪液等。乳铁蛋白最早从牛乳中被发现,随后人类母乳中也得到分离,此后成为营养、生物医学领域的热点研究方向。

中国首个《乳品与儿童营养共识》在京隆重发布 | 伊利为儿童提供多样化营养,共同迈向健康中国

2021年9月30日
2021年9月27至29日,“2021年国际食品安全与健康大会”隆重召开,此次大会由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国际食品科技联盟主办,是我国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专业领域的盛会。

2023年中国乳业科技与高质量发展研讨会 I 伊利打造专属营养配方,助力中国儿童健康成长

10月24日,由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主办,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国家乳业技术创新中心支持的2023年中国乳业科技与高质量发展研讨会——生命早期营养与健康暨第五届母乳研究与儿童营养高峰论坛在湖南长沙举办。

乳品与儿童营养共识观点解读(七)| 乳品是营养强化的重要食物载体

2022年4月7日
乳品也是营养强化的重要食物载体,适于儿童微量营养素缺乏的预防控制。

伊利x四川大学联合研究表明 | 科学配比的“KD钙”组合更利于生长期骨健康

  图1. 陈锦瑶  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 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副主任 目前共负责国家级、省部级项目及横向项目20项,发表研究论文50余篇,其中SCI期刊收录论文20篇,参编专著/教材十余本。       近期,…

Nutrients:中国3-17岁儿童青少年的膳食多样化和食物种类多样化调研结果

2020年7月31日
膳食多样性、FVS_FV和FVS_AF与微量营养素摄入呈正相关,与微量营养素不足呈负相关。膳食多样性和食物种类多样性的评估可用于大规模筛查中国儿童青少年微量营养素的缺乏风险。

深度探索ESPGHAN年会 | 营养代谢与生命早期研究的前沿成果

2022年7月8日
2022年6月22日~25日,第54届欧洲儿科胃肠学、肝病学及营养学协会年会(ESPGHAN)在哥本哈根圆满召开。伊利科学家再次深入现场,为大家带来耳目一新的前沿资讯。

前沿解读 | 微量营养素与儿童免疫健康

2022年9月13日
人体的免疫系统是随着年龄的成长而逐步发育、成熟的,在此过程中,营养、感染和免疫之间存在着互相影响的关系,营养不良会损害免疫系统、增加感染风险,各种微量营养素的足量摄取,对稳固人体的免疫力至关重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