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婴幼儿及儿童营养健康>肠道健康

母乳是影响婴儿肠道发育和免疫系统成熟的关键因素,其中微生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母乳中的微生物具有促进有益菌定植/抑制有害菌的生长、改善肠道健康、调节免疫系统等多种有益作用。

 

 

母乳微生物促进婴儿有益菌定植

新生儿肠道的早期微生物定植对宿主健康状况发挥重要作用。母乳微生物是婴儿肠道菌群的重要来源,与婴儿肠道菌群的建立密不可分。母乳中含大量的微生物,主要为葡萄球菌属、链球菌属、乳杆菌属、双歧杆菌属。Sakwinska O等[2]对中国的母亲的母乳进行研究,结果发现链球菌属及葡萄球菌属占主要成分,而双歧杆菌和乳酸菌含量较低。还有研究分析了来自广西、江苏、河北、黑龙江的母乳样本,发现初乳/ 常乳样品中检测到35/33 个门(以变形菌、厚壁菌、放线菌和拟杆菌门为主)和608/606 个属的细菌。相比常乳,初乳中肠杆菌和双歧杆菌属较少,葡萄球菌属较多[3]

目前母乳来源的益生菌有唾液乳杆菌CECT5713、格氏乳杆菌CECT5714和发酵乳杆菌CECT5716[4]。母乳中益生菌会在新生子代肠道内产生多种益生素(如有机酸和有效抗菌物质等),不仅可以促进有益菌的定植,还可以抑制有害菌的生长和定植,使肠道内环境得到改善[1]。母乳中的微生物会增加黏蛋白的分泌,降低肠黏膜的通透性。这些都有助于在婴儿肠道创造一个特定的健康的微生物群。

 

 

母乳微生物改善婴儿肠道代谢和健康

母乳微生物在婴儿肠道中代谢活跃,会产生较多的有益代谢物,如丁酸。丁酸是结肠上皮细胞最好的氧化底物,可以直接为肠上皮细胞提供能量,是肠上皮细胞的快速能量源,占结肠细胞氧耗量的80%,且极易从肠腔内吸收[1]。这些有益菌及其代谢物可改善婴儿的肠道代谢。此外,母乳中还存在多种能够产生乳糖的菌群,在厌氧环境下乳糖发酵产生乳酸,而母乳中的韦荣球菌属及丙酸杆菌能够分解乳酸病产生乙酸盐和丙酸盐,从而可在婴儿肠道内建立平衡的营养链,在预防肠道疾病如溃疡性结肠炎中发挥重要作用[5][6]

Maldonado J等[7]对6个月婴儿开展的一项随机双盲对照研究,随机给婴儿使用含有发酵乳杆菌CECT5716和母乳低聚半乳糖的第二代配方奶粉(试验组),或者仅仅服用母乳低聚半乳糖奶粉(对照组)。研究结果显示,在随访的6个月内,与对照组相比,试验组婴儿胃肠感染发生率显著降低达46%(P=0.032),提示母乳益生菌——发酵乳杆菌CECT5716可能有助于降低婴儿胃肠道感染发生率。

 

 

母乳微生物参与调节婴儿免疫系统

肠道定植菌群对免疫系统具有调节作用,而母乳微生物作为肠道菌群的重要来源,在免疫调节方面的作用也引起关注。Pérez-Cano FJ等[8]的研究发现,从母乳中分离出的2种乳酸杆菌(发酵乳杆菌CECT5716和唾液乳杆菌CECT5713)能够活化自然杀伤细胞、CD4+T细胞和CD8+T细胞,诱导一些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的产生,从而在天然免疫及适应性免疫中均发挥作用。上述研究提示母乳微生物能够参与免疫系统的调节。

 

综上,母乳微生物不仅可以促进有益菌的定植/抑制有害菌的生长,促进婴儿肠道健康,还参与调节婴儿免疫系统。

 

参考文献:

[1]李思奇,等。母乳微生物种类和来源及其对新生子代作用的研究进展。世界华人消化杂志,2016,24(12): 1846-52.

[2]Sakwinska O, et al. Microbiota in Breast Milk of Chinese Lactating Mothers. PLoS One. 2016 Aug 16;11(8):e0160856. 

[3]郭锦杰。婴幼儿肠道微生物的发育及最接近母乳的配方奶粉研究进展。食品安全导刊,2017年12月: 47-9.

[4]Lara-Villoslada F, et al. Beneficial effects of probiotic bacteria isolated from breast milk. Br J Nutr. 2007 Oct;98 Suppl 1:S96-100.

[5]彭文静,等。母乳微生态及其研究进展。中华围产医学杂志,2018,21(7): 483-6.

[6]Jost T, et al. Assessment of bacterial diversity in breast milk using culture-dependent and culture-independent approaches. Br J Nutr. 2013 Oct;110(7):1253-62.

[7]Maldonado J, et al. Human milk probiotic Lactobacillus fermentum CECT5716 reduces the incidence of gastrointestinal and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s in infants.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 2012 Jan;54(1):55-61.

[8]Pérez-Cano FJ, et al. In vitro immunomodulatory activity of Lactobacillus fermentum CECT5716 and Lactobacillus salivarius CECT5713: two probiotic strains isolated from human breast milk. Immunobiology. 2010 Dec;215(12):996-1004.

推荐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