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孕产妇营养健康>学术前沿>专家视点>体重管理&身体活动

郑薇 博士

北京妇产医院 围产内分泌代谢科 助理研究员

擅长围产期营养,特别是肥胖孕妇体重管理

致力于母婴营养代谢研究,发表SCI及核心期刊论文30余篇

 

妊娠期母亲身体会发生一系列生理变化,以适应胎儿生长发育和产后泌乳的需求。根据胎儿在体内的生长发育特点,孕妇的体重也随之呈现不同速度的增长。孕早期是胎儿器官形成期,以细胞分裂为主,而细胞体积增长不明显。该时期胎儿体重平均每周增加约10克,这一阶段孕妇的体重增加主要为脂肪的储备。从孕中期开始,胎儿体内不仅进行细胞分裂,同时细胞体积也在不断增大,进入生长发育的加速期,此时孕妇体重也随之快速增长。

 

 

不合理增重对身体的影响

 

合理的孕期增重是良好妊娠结局的保证。孕期增重过多会增加妊娠期糖尿病、妊娠期高血压及剖宫产等的发生风险,导致出现巨大儿、大于胎龄儿的概率增加[1] [2] [3],影响儿童期肥胖,以及增加成年以后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病风险[4]。而孕期营养不良可引起胎儿宫内生长发育受限、死亡率升高以及出生体重过低等[1]。根据全国多中心研究结果显示,按照美国医学研究院(Institute of Medicine,IOM)推荐标准,我国仅有37%孕妇孕期增重适宜,而约有38%和25%的孕妇分别存在孕期增重过多和增重不足的问题,其中约有58.3%及71.2%孕前超重和肥胖的孕妇妊娠期增重过多[5]。由此可见,我国孕妇需要引起对孕期体重管理的重视。

 

孕期体重自我管理方法

 

孕期体重应有科学的管理方法。大量研究证实,膳食、运动管理及体重监测等措施可有效减少孕期增重过多情况的出现,并降低妊娠期糖尿病等发生风险[6,7]。与传统综合管理模式相比,对孕妇的社会支持、激发动机、自我效能、鼓励其进行体重的自我监测等可能是体重控制的关键点[8],这也是IOM提出的孕期体重管理策略的重要建议[9]。自我体重监测与管理一直是控制体重的重要途径,近期一项荟萃分析结果报告,自我体重监测可以有效减重,而未增加孕妇心理问题。相反,随着饮食控制和对身体满意度的增加,女性抑郁症、抑郁症相关症状,以及对体重和体型的不满程度均有所减少和下降[10]

 

但值得注意的是,与非孕期相比,孕期体重管理更为复杂。过度控制体重可能引发酮症,影响胎儿智力发育,严重时甚至危及母儿生命安全。同时膳食不均衡可能引起营养素的过剩或缺乏,影响母儿妊娠结局及远期健康。而不合理的运动方式及强度也可能增加流产等风险。因此,专业医生或营养师的指导与孕妇的自我体重监测与管理相结合,是妊娠期的体重管理更为安全有效的方式。

 

孕妇个性化体重管理的实施方案

 

孕妇在怀孕前后的各个生理指标均不尽相同,应根据孕前体重应制定个体化的体重管理目标,以达到最佳体重管理结果。研究发现,超重肥胖孕妇无论孕期增重是否在IOM推荐范围内,发生巨大儿、大于胎龄儿的风险均远高于孕前体重正常的孕妇。同时有证据表明,肥胖孕妇尤其是重度肥胖孕妇,即使孕期体重不增加,也不会减少宫内发育迟缓、低体重儿、小于胎龄儿等不良妊娠结局的发生风险[11]。因此对于肥胖孕妇应根据增重情况及胎儿生长发育的监测,实施个体化的体重管理,并且管理应尽早开始,最好提前到孕前。

 

另一方面,目前对于特殊孕妇群体的体重增加尚无特定的推荐值。尽管孕早期体重增加过多可能增加妊娠期糖尿病的发生风险,但尚缺乏证据表明对于已经发生妊娠期糖尿病的孕妇,其孕期增重应少于正常孕妇[12]。此外,对于身高较矮的孕妇(低于157cm),其是否初产、是否青少年妊娠等,均不影响孕期适宜增重的推荐范围[9]

 

 

科学的体重管理应当始于孕前

结合母亲的生理变化

和胎儿的生长发育进行合理的增重

同时重视产后体重恢复

才能获得良好的母儿远期健康结局

 

参考文献:

[1] Goldstein R F, Abell S K, Ranasinha S, et al. Association of Gestational Weight Gain With Maternal and Infant Outcome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Jama, 2017, 317(21): 2207.

[2] Liu Y, Dai W, Dai X, et al. Prepregnancy body mass index and gestational weight gain with the outcome of pregnancy: a 13-year study of 292,568 cases in China[J]. Arch Gynecol Obstet, 2012, 286(4): 905-11.

[3] Haugen M, Brantsaeter A L, Winkvist A, et al. Associations of pre-pregnancy body mass index and gestational weight gain with pregnancy outcome and postpartum weight retention: a prospective observational cohort study[J]. BMC Pregnancy Childbirth, 2014, 14: 201.

[4] Nehring I, Lehmann S, Von Kries R. Gestational weight gain in accordance to the IOM/NRC criteria and the risk for childhood overweight: a meta-analysis[J]. Pediatr Obes, 2013, 8(3): 218-24.

[5] Li G, Kong L, Li Z, et al. Prevalence of Macrosomia and Its Risk Factors in China: A Multicentre Survey Based on Birth Data Involving 101 723 Singleton Term Infants[J]. Paediatric & Perinatal Epidemiology, 2014, 28(4): 345-50.

[6] Sanabria-Martinez G, Garcia-Hermoso A, Poyatos-Leon R, et al. Effectiveness of physical activity interventions on preventing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and excessive maternal weight gain: a meta-analysis[J]. BJOG, 2015, 122(9): 1167-74.

[7] Bennett C J, Walker R E, Blumfield M L, et al. Interventions designed to reduce excessive gestational weight gain can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J]. Diabetes Res Clin Pract, 2018, 141: 69-79.

[8] Hill B, Skouteris H, Fuller-Tyszkiewicz M. Interventions designed to limit gestational weight gain: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ory and meta-analysis of intervention components[J]. Obes Rev, 2013, 14(6): 435-50.

[9] Rasmussen K M, Yaktine A K, Rasmussen K M, et al. Weight gain during pregnancy: reexamining the guidelines[J].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09.

[10] Zheng Y, Klem M L, Sereika S M, et al. Self-weighing in weight management: a systematic literature review[J]. Obesity (Silver Spring), 2015, 23(2): 256-65.

[11] Bodnar L M, Pugh S J, Lash T L, et al. Low Gestational Weight Gain and Risk of Adverse Perinatal Outcomes in Obese and Severely Obese Women[J]. Epidemiology, 2016, 27(6): 894-902.

[12] Wong T, Barnes R A, Ross G P, et al. Are the Institute of Medicine weight gain targets applicable in women with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J]. Diabetologia, 2017, 60(3): 1-8.

推荐文章
孕期营养需求

孕早期叶酸缺乏可引起死胎、流产或胎儿神经管发育畸形;孕中晚期叶酸缺乏会导致巨幼红细胞性贫血。孕期叶酸的摄入量应为每天600μg膳食叶酸当量(dietary folate equivalence, DFE)。除常吃含叶酸丰富的食物外,整个孕期还应每天口服叶酸补充剂400μgDFE。

孕期补充益生菌对母亲和孩子肥胖相关DNA甲基化的影响

益生菌   益生菌是在人体消化系统内存活的有益微生物,有协助进行食物消化,清除致病微生物和合成维生素的作用。一些发酵食物,例如:酸奶、味噌、奶酪、大豆发酵品(tempeh)和泡菜等,含有天然的益生菌,而益生菌补…

文献快读 | 母亲影响子代身心健康研究进展

1. 母亲患炎症性肠病(IBD)的婴儿肠道菌群发生改变,而且将IBD患者子代的菌群移植给无菌小鼠,可引起后者的免疫系统异常。   原标题:Infants born to mothers with IBD pre…

中华医学会第十二次全国围产医学学术会议(2018)会议快讯

汪之顼教授分享了,适宜体重增长对母子健康的积极影响、我国妊娠期妇女适宜增重范围的研究进展、妊娠期营养管理策略,共三个主要内容。妊娠期不合理的增重,会造成肥胖代际传播、不良分娩及母子其他疾病出现的结局。合理的体重增加则是减少不良妊娠结局的有效方法。目前我国尚无针对妊娠期妇女增重建议值的指南。汪教授在演讲中,列举了利用四分位数法、患病率法和ROC曲线法对我国妊娠期增重适宜值进行估计后的结果。同时指出,确认该适宜值时需考虑方法学的选择并补充母子长期健康指标的数据。妊娠期营养管理策略,则强调利用合理膳食和适当运动以达到理想增重的目的,强调关注孕前体重、孕早期体重。

母亲孕期糖摄入与子代早产/超重/肥胖的发生风险

近年来,儿童肥胖的发病率不断增高,已成为全世界范围内的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主要问题之一。肥胖主要与遗传因素、环境因素、营养过剩、缺乏运动等有关。另一方面,人们对糖和无热量或低热量的人工甜味剂的消耗量日益升高。 尽管,母亲对…

营养健康 | 乳制品对孕产妇的健康作用

孕产期是生命早期1000天的机遇窗口,营养作为重要的影响因素,对妈妈和孩子的近期和远期健康都至关重要。孕产期足量且均衡的营养摄入,不仅有助于妈妈顺利生产及产后恢复,也保证新生儿健康地成长发育。乳制品作为平衡膳食重要的一份…

产前服用罗伊氏乳杆菌对新生儿肠绞痛的预防作用

研究背景   新生儿肠绞痛是以易激惹、焦躁、哭闹为特征的功能性胃肠道疾病,具有发作性、突然开始、突然停止的特点。新生儿肠绞痛的发病机制目前尚不明确。有研究表明,母亲的饮食中存在过敏原食物、乳糖不耐受可能是新生儿…

赵艾博士:妈妈的膳食影响孩子的口味

赵艾 博士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社会医学与健康教育系 长期致力于母婴营养研究,先后主要参与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中国母婴营养需求变化研究》等多项研究。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   味觉是人体的重要感觉之一。生命早…


推荐文章